往下翻翻,会发现我其实是个画图的

最近喜欢赛车,The Raven Cycle,Voltron


微博:@洛依德
ins:ediluo

[FE][WEC][Jeandre]白日天堂(下)完结

衍生类别:FE(电动方程式),WEC

CP:Andre Lotterer/Jean-Eric Vergne

分级:T

Warning:RPS/RPF,一切事件、角色均与现实无关

Note:盗梦AU。

时间设定是2019年

【点这里看全文】

——————————————


白日天堂


(下)


他又来到了纽博格林,但这一次天气已经转晴,微风拂面,骄阳宜人。

不远处赛道上引擎正在轰鸣,Jev看了一眼围场末端的大屏幕,正式比赛正在进行,并且接近尾声。

傍晚的时候他已经在Google上预习了这场比赛,Andre会是最后一个出场的车手,十几分钟以后,他就会代表奥迪7号车组冲过终点线。根据Google的资料,这场比赛Andre的车组获得了第三名,Jev不确定Andre会不会在梦里篡改这个结果。

这一次他已经彻底轻车熟路,Andre骨子里莫名其妙的严谨和保守让这个梦境世界每天都不差丝毫,甚至连奥迪车库后门摆放的垃圾桶位置都与前一次毫无二致。Jev在心里暗自取笑了一下他的队友,就第三次钻进了那栋熟悉的白色建筑。

车组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做收工的准备,车库里一片忙碌,Jev挤过人群,看到墙上悬着的信息屏,Andre并没有因为自己是世界的主宰而改变剧情走向,7号车组的成绩依然稳稳地排在第三。

Jev没有多做思考,只是在车库里四下张望,Benoit站在工程台前,正在跟工程师交谈着什么,而另外一个穿赛车服的人则不见踪影。

这意味着Andre的车组不会同时看见两个长着同样脸孔的车手出现在车库里,还算是个好消息。Jev退出车库,来到车手休息室近前。

他悄悄开门,尽量不发出一点声响。门打开一条缝,他便往里观看。第三个穿赛车服的家伙——Jean-Eric——果然在里面,正背对着他坐在一张折叠凳上摆弄手机。Jev再一次感叹Andre构建的梦境过于真实,哪怕是一个虚拟的自己,在这里也是时刻把玩着手机不放。

Jev把POLO衫的领子往上拉了拉,仿佛这样可以遮住自己的脸,他轻手轻脚地走到Jean-Eric身后,在这个虚拟的法国人注意到身后有恙之前,快速伸出双臂勒住他的脖子。

“喂——”Jean-Eric刚要大叫,就被Jev用手捂住了嘴。

Jev用力扳住他,不让他看见自己的脸,他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心中胡乱默念几句圣经上的忏悔词,然后狠狠地把Jean-Eric的脑袋往桌子上撞去。

Jean-Eric哼也没哼一声就昏了过去。Jev赶紧摸了一下他的鼻息。还活着。

他看了一眼墙上的挂钟,时间已经不多,于是赶紧把Jean-Eric身上的赛车服脱下来自己换上,把自己扒个精光的感觉格外诡异,但他也顾不了这么多,照了一下镜子,俨然已变成一个像模像样的奥迪车手,这才开门走出休息室。

比赛恰好结束,Jev挤到车库外面,站在维修区等待7号车的归来。天气并不冷,他却不住发抖,他已经很多年都没有这样紧张过了,只不过是迎接队友返程,他明明已经做好准备,与Andre亲密地搂抱在一起,管他想要做什么,他只要等到一个合适的、温存的时机,不动声色地问Andre几个问题,把这该死的梦境的始末缘由都搞清楚。他这么想着,强迫自己把心跳放缓。

R18回场时引擎发出减速的顿挫声响,这声音非常独特并且悦耳,Jev想起不久以前,跟Andre一起在车库里打发比赛周末那些无聊时光的时候,这个德国人曾经跟他描述过这个别致的TDI引擎,可描述了半天Jev也未能理解半分,于是Andre那属于比利时人和秘鲁人的幽默细胞开始涌动,连哼带唱地模仿起了引擎的声响,逗得Jev前仰后合。那真是些快乐的时光,Jev此时回想起来也不禁嘴角上扬。若一一细数,他们之间满是美好的记忆,不曾争吵,没有不和,甚至连最稀松平常的散步也从不无聊乏味,每一分每一秒都是愉悦。

他们的7号赛车在停车格里稳稳地停住,打断了Jev的回忆,车门打开,那个带着黑白色头盔的赛车手从里面钻出来。

车组纷纷围拢过去,他一一握手回以致意,但最终他拨开人群,向Jev走过来。

Jev觉得自己的紧张得快要吐出来,他竭力保持微笑,自然地与他拥抱和亲吻,他暗自告诉自己,然后在Andre摘下头盔之后,立刻迎上去向他祝贺。

Andre的脸上有一层薄薄的汗珠,与Jev所熟悉的那个队友并无两样,一场酣畅淋漓的比赛结束,面色红润,微微喘息,散发着从赛道带回来的汗水和热量。只不过,这个Andre的眼睛似乎更加清澈湛蓝,泛着光,他的身上洋溢出一种他从未见过的热情和爱意,向他席卷而来。

Andre的双手揽住他的腰,紧紧拥抱住他,即使隔着赛车服,Jev也立刻感觉到了那滚烫的热源,他略微迟疑,也回抱住他,仿佛这是一场真的比赛,仿佛他陪伴着他重新走过了一遍曾经的辉煌。

“Jev,Jev……”Andre仍在气喘,轻轻地叫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却也只是叫他的名字。Jev却不知该如何回应,他后悔刚才在休息室没有问清楚另一个自己,Andre究竟给他们安排了什么样的相处模式。

但他也没有时间多想,Andre略微把他放开一点,开始吻他的脸颊,他吓了一跳,肩膀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Andre的双手抚摸他的后背,又抚摸他的脖颈和后脑,然后闭上眼睛,来吻他的嘴唇。

在他们嘴唇相遇的一瞬间,Jev感受到无与伦比的柔软和甜蜜,那两片嘴唇像是引人沉沦的毒药,方一接触,他就要深陷于此。但与此同时,他忽然清楚记起他们所处的地方这并不是真实,这浓烈的爱意并不是真实。

他下意识地用力把他推开,两人都因为这突然的用力而略微踉跄,Andre睁开眼睛,满脸失落。

“Jev?”他不安地问道,似乎仍然想走上前来,再次拥抱Jev。

“这不对,Andre……”Jev只能下意识地向后退去几步。

Andre停了下来,他脸上的神情由失落变为疑惑,又变为防备,“你是谁?”

“什么?”Jev一时不知如何作答。

“你不是我的Jev,” Andre警惕地问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Jev,Andre,”Jev开始冷静,他笃定地说,“我是Jev,真的Jev。”

Andre的眼睛逐渐睁大,蓝眼睛里的深色瞳孔开始一点点扩散,他后退了半步,肩膀颤抖,“Jev?”他的声音也跟着颤抖起来,语气里满是惊慌和恐惧,“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Jev想要解释,却突然感觉到大地开始震动,天空变得昏黄,四周的景象一片扭曲。

 

 

Jev睁开眼睛,猛地坐起身来,因为长时间趴伏,小臂传来阵阵酸麻。他定了定神,迎上了Andre凝视他的目光。

Andre也已经坐起来,羽绒被掀起了一半,露出光裸的上半身。月光微弱,Jev看不清他脸上的神情,却留意到那健实的胸膛正在快速起伏,伴随着的呼吸声浓重又低沉。

Jev连忙把连接器拔了,想要站起来,却发现两条腿也早已酸麻,他没站稳,踉跄着再次倒下。

他知道一切都完蛋了。他知道Andre此时会怎么看待他,一个窥探隐私的小偷,一个擅闯队友房间的贼。他与Andre的友谊,他们那些共同度过的时光,他引以为傲的搭档,知心的朋友,这个时时刻刻都能让他笑、让他心情畅快的家伙。他们曾信誓旦旦、像孩子一样约好了要给他们的队伍带来更多的胜利,那些没有隔阂的日子;他再也不能骄傲地搂着他的肩膀说,这是我拥有过的最好的队友。他再也无法拥有这一切了。

他颤颤巍巍地爬起来,空气安静沉闷,他们在黑暗里盯着对方,过了很长一会,Andre的声音才撕破了空气,“Jev,”他的声音干哑,轻轻呼唤。

Jev想回到刚才的梦里,这一次,他不会推开Andre,他会与他热吻,与他缠绵在一起,随他做什么都行,那些疑问,那些好奇,他都不会再提,他只想求他不要开口,不要说出什么残酷无情的话。

“对不起,Andre,”他抢在Andre再次开口之前说,“我很抱歉,我不应该,你知道……”他指了指被扔在一旁的连接器,在腹中搜刮枯槁的词句,“我不该闯进来,我这就离开。”他匆匆说完便要逃走,刚转身却被一只手牢牢地抓住了小臂。

Jev又回想起了那个吻,Andre的嘴唇的触感似乎还留在皮肤上,他想念那种不存在的虚假温暖。他被拉扯着坐到床沿,而Andre一直没有放开他。

他蓦地觉得鼻头一阵酸涩,他可不能哭,他用力咬着牙,一个怒不可遏的Andre就在他眼前,他得去面对他,去坦诚他做的一切,不管Andre在梦里做什么,那都是他的自由,对于窥探隐私的事,Jev知道他得付出极大的代价,或许他们从此产生隔阂,Andre再也不与他说话,他们再也不能毫无忌惮地相处,再也不能向他倾吐心事,再也不能无话不谈,再也不能在晚上只有两个人的时候游荡在纽约街头;还有他们曾约定的日本的旅行,比利时的家宴,法国的卡丁车比赛,这些全都不会有了。他失去了他的信任,失去了他们之间脆弱的维系。

突然,Andre拧开了床头灯。

昏黄的光线并没有给眼睛带来过强的刺激,但Jev还是闭上了眼睛,待他重整旗鼓,提起勇气去面对,他才慢慢睁开眼睛,看清Andre此时的表情。

Andre的脸在灯光的映衬下显得格外年轻,轮廓深邃,眉眼姣好。可这张英俊的脸上此时笼罩着明显的不安和阴郁,他抬眼看着Jev,睫毛微颤,嘴唇翕动,他沉默着,抬起另外一只手,缓缓地用手背抚上Jev的脸颊,“你在哭吗?”他低声问道。

Jev这才发现自己没能把眼泪忍回去。“没有。”他说着,想要挣脱,可Andre有力的右手正紧握着他。Jev无法逃避那双仰视着的眼睛,望向自己时充满了他看不懂的复杂情绪。

“请不要哭,Jev,”Andre的声音依然带着睡眠的沙哑,他摩挲着Jev的脸颊,略带薄茧的手掌传递过来一阵暖流,让Jev无法拒绝,“抱歉让你看到我……那样不堪的梦。”

Jev在他的手掌里摇了摇头,“那是你的自由,”他闭上眼睛,下意识地往Andre的手掌上靠去,“是我不应该像个小偷一样窥探,甚至还妄图干扰。”

“你不生气吗?” 

Jev再次摇了摇头。

“即使我在梦里对你有那种阴暗的幻想?”Andre的声音里夹杂了些苦笑的意味,“如果你觉得恶心的话,我是说,对我……我也完全能理解。”

“那你呢?”Jev反问道,“你生气吗?”

Andre放开那只一直抓着他的手,转而握住Jev的手,把那只手捧到嘴边,一边亲吻掌心一边说,“我怎么会生气,你知道吗,我每天都在渴望,渴望你像天使一样半夜降临到我的房间,爬上我的床,任凭我做一些下流事。”他解嘲地笑了笑,“当我睁开眼睛,看见你在床边,我以为我的幻想成真了。”

Jev也跟着笑起来,他没有把手抽回来,只是看着Andre低伏下去的脑袋,感受掌心里获得的细碎亲吻,他心想,他的队友仍旧如往常一样,总是时时刻刻能让他的心情明亮。“欢迎回到现实世界,”他说,“没有天使,只有打断你美梦的我。”

“只要有你在,任何时候都是我的美梦。”Andre的笑容绽放得更盛,又把他拉得更近。

Jev似有似无地轻轻挣扎,他不用离开这个人了,这个想法让他悬着的心彻底放下,“我可能还不能让你对我做一些……你知道,很‘那个’的事情,”他想了想,说道,“但是我们总可以从——”

Andre突然倾身上来吻他,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Andre耳语似的说,“都听你的。”让步他们的嘴唇贴在一起,让Jev又想起了梦里的吻。

于是他试探着回吻,学着Andre一边吻一边说话,“我觉得,”他轻轻说,“我觉得你在梦里亲我的时候更加热情。”

Andre挑了挑眉毛,“喔,法国人,”他笑着说,“你们总是对浪漫要求得这么多。”说罢,他像是受到了挑衅一般,愈发加深他们的吻,他们的舌头纠缠在一起,直到微感缺氧,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你说的没错,”Jev喘着气,笑嘻嘻地说,“我跟你想象出来的那个我可不一样。”

“尽管向我要求吧。”Andre用柔软的声音说。 

然后他们又像往常一样嬉闹起来,良久之后,倦意袭来,便一起躺在Andre的羽绒被里,把冷气隔绝在另一个世界。Jev觉得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度过这样一个舒适的晚上。一张不熟悉的床,却有一个熟悉的人陪伴。

END.


↑我精心制作的gif(噫


早就想尝试写比较长的感情对白,今天终于试了一下,真难啊

评论(10)
热度(6)

© 洛依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