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翻翻,会发现我其实是个画图的

最近喜欢赛车,The Raven Cycle,Voltron


微博:@洛依德
ins:ediluo

[FE][WEC][Jeandre]白日天堂(上)

衍生类别:FE(电动方程式),WEC

CP:Andre Lotterer/Jean-Eric Vergne

分级:T

Warning:RPS/RPF,一切事件、角色均与现实无关

Note:盗梦AU。

我不怎么会写AU,但是受到我的0号车手 @阿香500天1字  的启发,突然就有梗了。

时间设定是2019年

【点这里看全文】

——————————————


白日天堂


(上)


Jev小跑着从围场回来,钻进挂着德国国旗那一边的车库,呼吸着熟悉的冷气味道,路过黑金相间的36号赛车,径直走向最里面的车手休息室。

Andre已经睡着了,这是他的午睡时间,地上铺着两张靠在一起的软垫,德国人平躺在属于他的那一边,脑袋靠着两个抱枕,戴着耳塞,仿佛没什么能把他吵醒。

Jev胡乱擦了擦脖子后面的汗,走过去坐在他的那张软垫上,午睡是个让人上瘾的坏习惯,他低头叹了口气,也挨着他的队友躺下来。

他不是很想睡,对他来说,更多的时候只是陪着他的队友躺在一起。外面的同事们早已午休去了,四下静谧,只有Andre的呼吸声在他耳边均匀平稳地起伏,他稍微侧头就能看见这个德国车手毫无防备的脸。他不是经常能这样近距离看他的队友,他盯着这张棱角分明的侧脸,不知不觉竟出了神。

等他移开目光,视线不经意扫过遮挡在他们斜上方的置物架,Andre的双肩包放在那里,拉链敞着,一个亮晶晶的东西正摇摇欲坠,像是快要掉出来。

Jev坐起身,想把那个东西给塞回去,等他的手碰到,却不禁皱起了眉。

那是一个药瓶,小巧剔透,里面浅蓝色的液体盛了1/3满,瓶口的标签赫然写着“梦境稳定剂”。

他朝双肩包里看,注射器在阴影里若隐若现。他又看了一眼Andre,后者依旧双眼紧闭。Jev小心撩起他T恤的衣袖,小小的针孔昭示着这个年长的车手正沉浸在一场被安排好的梦境故事里。

在这以前的许多个比赛周末,他都跟Andre分享同一个小憩的中午,他的队友永远都迫不及待地躺下,香甜地睡去,直到闹钟响过几遍才不情愿地起身。至今回忆起来,Jev产生了一种被隐瞒的不悦感,他自以为和Andre早已算得上亲密无间的好友,可这个狡猾的德国人却一直都躺在他旁边,一个人独享着盛世美景却不向他透露半分。

Jev悄悄把他的背包放回原处,然后萌生了一个恶作剧的想法。

第二天中午,他又在围场里闲逛了一会,算了算时间,估摸着Andre大约是睡了,才悄悄回到休息室。

他把自己的背包从箱子里翻出来,里面是昨晚匆忙准备的梦境稳定剂,还有一套简易的梦境连接装置。

他像往常一样在Andre身边躺下,用不熟练的手法给自己注射了一剂稳定剂(感谢上帝,稳定剂不是违禁药品),再用连接器把自己和Andre的手腕卡到一起。

然后他进入了梦乡。

 

 

突然闯入陌生环境的异样感还是他眩晕了一会儿,然后尽力在稳定剂的帮助下稳住身形,他不是第一次进入别人的梦境,但当下这个的精神世界是Andre的,这个隐秘的事实让他内心升起一股不正常的喜悦和激动。等他逐渐能看清周围的环境,才察觉他正身处一个熟悉的地方。

他迟疑了一会,毕竟全世界的围场看起来都很像。这个围场里人很多,他在来去匆匆的各种车队制服里穿行了一会,最后在一栋白色的临时建筑前停下来。

红色四环标志正在阳光下骄傲地闪着光,仿佛正在陈述当年银箭的辉煌。

勒芒。Jev断定。

他不禁失笑,他的队友就是这样痴迷于驾驶的人,做梦也不忘了开车,而且还在这个几乎是全世界最困难的赛事里开车,他真想现在就摇醒他,嘲笑他一番,问他梦里开车这么累,下午还怎么有精神去比赛?

他正胡思乱想着,肩膀突然被人拍了一下,他吓得差点跳起来,回头去看,见是个陌生人,才稍微松了口气。

陌生人穿着奥迪的红白相间制服,衣服下摆上还有一点机油污渍,“Jev,你在这里做什么?”

“啊?”

“排位赛都快开始了,你还不去准备?”

准备?准备什么?

陌生人又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你怎么没换衣服?”

什么衣服?

陌生人见他不答话,就朝他摆摆手,“快走吧,”他边说着,边走进了奥迪的车库。

Jev迟疑了一会,也跟着他走了进去。

这感觉还挺新鲜的。Jev是前年才加入耐力赛的,那时候奥迪已经不再参加这项赛事了,他从来都没有机会亲眼看到曾经的勒芒传奇车队,更别提进他们的车库溜达一圈。他知道Andre为他们开了很多年的车,所以他姑且可以相信,这家伙构建的梦境里,奥迪的车库大概是1:1写实的。

他迅速环视了一下四周,这个车库跟自己在G-Drive的车库构造没什么两样,他闪身进了一间休息室,里面空无一人,他迅速抓起衣帽架上的一件车队POLO衫换上,又从柜子里翻出一顶四环标的鸭舌帽,桌子上的太阳镜也顺手拿走,一番穿戴之后,他觉得自己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奥迪车组员工。完美。

他再次回到车库里,发现赛车已经整备妥当了,他忍住了上前摸摸传奇赛车奥迪R18的冲动,尽量避人耳目地站在一群工程师的最后排。

然后他看见了Andre。

Andre看起来并没有比现在年轻多少,穿着红白相间的赛车服,熟悉的黑白色头盔拿在手上。他似乎会是第一个在排位赛出厂的车手,跟身边的工程师交谈了几句之后,就往赛车那边走。

这时候同车组的另外两个车手也出现了,他们穿着一样的赛车服,依次过去跟Andre击掌碰拳,像是在祝他好运。

Jev站在车库的最里面,被人群挡着,看不见那两个车手的脸,他开始在脑内搜索Andre的履历,但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两个前队友的名字。

接着他看见了惊人的一幕。Andre的一个队友——似乎有着一头棕色短发——跟他碰拳之后没有马上离开,Andre用一只胳膊揽住了他的腰,把他留在车位旁边,他比Andre矮上几公分,Andre稍微欠了欠身,才吻上那个人嘴唇。

实际上,从Jev的角度根本看不见他们是不是把嘴唇凑到了一起,但作为一个成年人的经验,他可以百分百保证,Andre在跟那个队友接吻。他无法描述自己的惊讶,只是瞪大了眼睛,可车库里的其他人似乎都见怪不怪——当然了,这是Andre的梦,他想做什么都行——那两个人吻了足足有一个世纪那么长,Andre才依依不舍地把脑袋挪开,转身钻进驾驶舱里,钻进去之前,Jev觉得他似乎又捏了一下那个队友的屁股。

过度的惊讶让Jev在Andre梦境里的存在感开始变得不稳定,他感到地面开始摇晃,猛地震动,接着他就醒了过来。

他一下子坐起来,不住地喘气,额头汗水直冒。他手忙脚乱地拔下连接器,偷眼看了下Andre,那家伙还睡得死沉,八成还在梦里愉快地驾驶他的奥迪R18。

直到车队助理来敲休息室的门,通知他们离下午的比赛只有一小时了,Jev应声开门,Andre这才摇摇晃晃地醒过来。

他看起来与平时无异,揉了揉头发,带着朦胧的睡意,从一堆杂乱的行李里翻找赛车服。找到之后,他又像平时一样,轻车熟路地把T恤和裤子都脱个精光,慢吞吞地从防火内衬开始往身上套。

Jev站在门边上,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他看着Andre裸露在空气里的健实身躯,胸肌鼓胀,小腹起伏,修长的跟腱给小腿画出完美的形状。他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刚才那个热吻。明明不是自己在接吻,可心脏就是一直怦怦跳个不停。

Andre发现了他的视线,扭头看他,“怎么了?”这个热吻的罪魁祸首若无其事地问。

Jev赶紧抓起自己的行李,埋头找他自己的赛车服。

一整个下午,那个赛车旁热吻的画面都在Jev的脑袋里挥之不去。他感到莫须有的气愤。Andre曾经跟他的队友谈过恋爱,这没什么,他生气的是Andre从没对他提起过。Andre不常聊起过去,但Jev却时常毫无保留地敞开心扉,Andre说过去的事都是过眼云烟,于是Jev本不介意这看似有些不对等的友情付出。可如今Andre却偷偷地在梦里认真地回味与那个人的爱情,他从没见过那样的Andre,温柔、专注、深情,这些迷幻一般的特质他从来都没有在Jev面前表露过。一股隐隐的、被背叛的失落和嫉妒击中了他的心脏。

好在下午的比赛一切顺利,他对自己在赛道上的精神集中程度感到欣慰,管他什么前队友,什么热吻,没有什么能影响他的比赛!他只能这样愤愤地想。

但是赛后的车队活动他就完全没辙了,他从庆功宴和聚会上早退,无视了邻座的Andre向他投来的关注的目光,匆匆回了酒店房间。

他打开笔记本电脑,飞快地登录维基百科。

Andre的履历冗长得像FIA的车手规章,他不耐烦地翻过几屏,终于找到奥迪车队的那一小段。他用鼠标滑过屏幕,指向那两个队友的名字。

Marcel和Benoit。

他在Google里输入了这两个名字,盯着他们的照片看了一会,什么结论也没有得出来。他当时离得太远了,根本看不清那是谁。

不过他还是拿出手机,在Instagram上关注了这两位赛车手。

做完这一切,他把电脑合上,手机锁屏,愕然觉得自己像个偷窥别人隐私的跟踪狂。但是管他的呢,他从来都坦诚地承认,关于Andre的一切事情他都想知道。他强迫自己在接下来休赛的两个星期里不再去想这件事,但到了下一个比赛周末的前夕收拾行李的时候,他在背包里又看到了没用完的梦境稳定剂和连接器。他拿起来又放下,最后还是把它们塞进了行李里。 


TBC.



评论(4)
热度(4)

© 洛依德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