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下翻翻,会发现我其实是个画图的

最近喜欢赛车,The Raven Cycle,Voltron


微博:@洛依德
ins:ediluo

[FE][Jeandre]局外挚友(2)

衍生类别:FE(电动方程式)

CP:Andre Lotterer/Jean-Eric Vergne

       James Rossiter/Jean-Eric Vergne

分级:T

Warning:RPS/RPF,一切事件、角色均与现实无关

Note:第三车手的威力好大

【点这里看全文】

————————————————


局外挚友(2)


感谢地球自转带来的时差,他们降落在巴黎,驱车前往西班牙,一路上都没有James来烦扰他们。

巴伦西亚有着南方度假城市标志性的温暖和海潮味,城内熙熙攘攘,游客三五成群,酒店的房间朝向繁华的街市,望出去笙歌鼎沸。

车队给他们安排的房间如惯常一样紧挨着,时间早已过晌午,Andre把行李随意堆在沙发旁边,思忖着Jean-Eric会不会来叫他一起去解决午饭。换做平时,法国人偏好美食的习性早已发作,急不可耐地来催促他,一起去寻找街头巷尾的隐秘美食。正式的季前测试明天才开始,日程表安排的不那么紧张,他们甚至还有时间去逛逛这座城市的石子路小巷。

但隔壁房间毫无动静,不知怎的,Andre的脑袋里冒出了Jean-Eric坐在房间里跟James互发短信的画面。

于是他难得地一个人出了酒店。他不想约上车队的其他人,那些家伙一定会揶揄他怎么不跟Jean-Eric混在一起,是不是吵架了云云。他现在没心情跟他们开玩笑,那滋味可不会好受,他宁可一个人去享用一顿孤独的墨鱼海鲜饭。

于是他一整个下午都没有见到Jean-Eric。他不确定他是不是从房间里出来过,他在老城区闲逛了一会,回到酒店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又在隔壁客房的门口驻足了许久,想要敲门进去看看他的队友是不是还好,但那副Jean-Eric和James聊天的画面依然在他脑海里没有散去,伸出去想要敲门的手悬停在半空中,滞留了半晌,终于还是收了回去。

在他们过去相处的一年里,大部分时候都是Jean-Eric来找他,那些繁忙的比赛周末,Jean-Eric总能在高强度的模拟练习、媒体轰炸和车队事务里忙里偷闲,找到罅隙的机会钻到他的房间里,再任由他把自己钉在墙上深吻。Andre在这段关系里甚少主动,即使回溯到他们最初的那次意外,也是Jean-Eric先找到他:比赛刚刚结束的那一刻,趁着肾上腺素的热龘潮没有褪去,用近乎强势的力道把他拉进休息室,锁上门,不发一语地拽开他赛车服的拉链,临时墙壁的隔音效果几乎为零,Jean-Eric跪在他面前,热情又忘我地挑龘逗他的欲龘望。Andre一只手扶着身后的桌沿,另一只手插进Jean-Eric的头发里,他紧咬嘴唇,低头去看他年轻英俊的队友——他把这一切都归咎于圣迭戈的燥热天候和南美世界那卓殊的、连空气里都燃着火花的热情氛围——他长吸一口气,把眼前跪着的人拉起来,猛地扳着他的肩膀,把他转过身去按在桌子上,扯开那碍事的赛车服,把防火内衬连同内裤一起褪到大腿上。直到Andre进入他的身体,Jean-Eric都在咯咯地笑,好像什么恶作剧得逞了一般。Andre听见屋外有人在喊他们的名字,叫他们准备参加颁奖仪式,后来又有人来敲休息室的门,还转动了门把手,可他无暇顾及这许多,他脑中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用尽全身去感受这具温暖的身体。

后来的许多个比赛周末,甚至是休赛期的偶尔见面,Jean-Eric都会在恰到好处的时候用一场甜美的性龘爱向他展示他无与伦比的性龘感和热忱,他们从没坐下来谈过这种关系,Jean-Eric就像一个从天而降的天使,满足了Andre所有的爱恋与倾慕,他一点也不介意像这样被Jean-Eric掌控在手中。

可是现在,他失去了Jean-Eric的主动垂青,他手足无措,像是生活缺失了重要的一块。他们脆弱的关系似乎没有任何情感纽带来维系,一旦Jean-Eric另觅了新奇的事物,他便一无所有。

第二天早晨,他还是如期见到了Jean-Eric。后者难得准时地出现在停车场,看起来已然克服了时差的疲倦。

Andre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坐到副驾驶座上去。

雪铁龙的电动休旅车有着与FE赛车微妙类似的引擎声,混合着高速公路上的风噪,构成了开往赛道的短暂旅途上的唯一音乐。

Andre从中后视镜里偷眼看他身边的人,却不巧与后者眼神相遇。Jean-Eric马上移开了目光,一言不发地看向窗外。

晨曦渐明的时候,Jean-Eric突然说,“你跟James去赛道的时候,也是你开车吗?”

听到James的名字,Andre稍微迟愣了一下,还是如实回道,“是的,我开车。”

“他也是这么跟我说的。”Jean-Eric点头道。

Andre知道他说的是上个月的测试。也是在这里。同一个城市,同一条赛道,同样的季节。只是那一次Jean-Eric不在,是James与他共同前来。

不,那时候也许比现在更冷些,黎明也来得更晚,他身处巴黎,在Jean-Eric的公寓过夜,醒来时他漂亮的法国情人还在睡梦里,直到他离开为止都没有醒。他俯下身,在他额角吻了一下,轻轻说了句“嘿,我要走了”,然而也只换来Jean-Eric一声含糊的咕哝,掺杂着法语和英语,分辨不出任何意义。

他下午到了巴伦西亚,James已经在赛道等他,测试很顺利,也平淡无奇,他跟James仍旧聊些关于日本的话题,一句都没有提到过Jean-Eric。

Andre停下回忆,歪头看身边的Jean-Eric,幸好清晨的出城公路上车流稀疏,但他没有看清他队友的表情,就又专注回驾驶,“James说我车技很差吗?”他用自以为与平时别无二致的轻松语调说。

“是的,”Jean-Eric笑出声来,“他说你开车太快,还总是急刹车。”

“所以前几天你才让他开车送你去机场,而不是我?”

Jean-Eric没有回答,但Andre不怪他,因为连他自己都闻得出,这句问话里带了多少嫉妒的酸味。

过了一会,Jean-Eric才又把视线从窗外移回来,他漫不经心地说,“James还说,你们在巴伦西亚的时候,是住同一个房间的。”

“是临时决定的,”Andre迅速说,“当时似乎是旅游旺季,酒店的房间安排出了问题。”

Jean-Eric点点头,再次陷入沉默。

Andre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解释这个问题,他没跟Jean-Eric提过这件事,因为他觉得这种鸡毛蒜皮的事不足挂齿,但James显然不是这样认为,那个欠揍的英国人俨然把生活的各个细节都跟Jean-Eric分享了。他们还聊了些什么?他的胃部突然绞痛起来,一旦想到他们在他不知道的地方,聊一些他所不知道的、关于Jean-Eric的秘密,他便无法抑制体内升腾起来的妒火。他把油门狠踩到底,变速箱急转,雪铁龙在公路上飞驰起来,迅速把四周的车辆甩到身后,等Jean-Eric察觉到车速的时候,他们已经远远超过100英里的限速警戒线。

“嘿,减速!”Jean-Eric轻呼道。

Andre保持着140英里以上的速度,周围不断有车辆闪起远光灯以示警告,他不理会他们,依旧在车流中穿梭行驶。一直到了高速公路出口,他才猛踩刹车,转弯朝里卡德·特尔莫赛道驶去。

“你疯了吗!”他们进了停车场,Jean-Eric才出声抱怨。

我可能就是疯了。他在心里回答。

“天哪,James说的一点也没错。”Jean-Eric又补了一句。

James

Jean-Eric见他没有答话,就扯下了安全带准备下车。他打开车门的时候,Andre突然叫住他,“Jev。”

Jean-Eric又坐回了座位里。

“我没有问题,”Andre熄了火,拉起手刹,低头去取门侧箱里的手机和钥匙,“如果你想分手的话,我没问题。”说完,他便解开安全带,径自下了车。

巴伦西亚的郊外有点冷,他把运动服的领子立起来,慢慢往车库的方向走,天刚亮不久,他却只希望为期四天的季前测试赶紧结束。

所幸一切顺利,新款赛车如预料中的冲劲十足。工作安排得满满当当,装置测试、数据预设、表现反馈,他一整天都几乎没有从驾驶舱里出来,到了傍晚才稍微有喘息的机会。这样很好,只要上了赛道,他就可以什么都不想,他本就属于赛车,属于速度,他不用、也不想去顾及旁边那辆同色赛车里的车手。

这没什么,他们之间的尴尬总会被工作所冲淡,只要他们不再一起吃饭、一起玩闹、一起打发比赛周末的闲暇时间,总有一天,身边的人也会忘了他们曾经感情甚好。

TBC



↑ Make a choice, Jev.

评论(8)
热度(2)

© 洛依德 | Powered by LOFTER